周 原 膴 膴 ——宝鸡地区出土西周青铜器展

前言

膴膴(wǔ)周原,堇荼(jǐn tú)如饴。在《诗经·大雅·绵》中,陕西宝鸡的周原是一片能使苦菜变得甘甜如饴的宝地。3000多年前,古公亶(dǎn)父率领周族从遥远的豳(bīn)地迁居于这片肥沃的土地,凤鸣岐山,周人从周原走向丰镐(hào),东伐殷商,定鼎洛邑,国祚延续800余年。


本次展览围绕“吉金惟史”、“嘉肴既阜”、“兕觥其觩”、“礼乐和鸣”、“戟光剑影”、“车马嘶鸣”六个主题,精心遴选99件精美文物,其中不乏国宝重器,向观众全面展现了周人留下的极为丰富的文化遣存,再现岐周当时的盛貌。


我们的展览也将从那一件件铭铸这段辉煌历史的青铜器开始……

 

第一单元  吉金惟史——金文

金文是铭刻于青铜器上的古文字,始自商代,盛于西周。西周金文所记大到分封、迁都、战争,小到祭祀、交易、婚丧嫁娶,内容包罗万象。周原是周人的老家,居住着大批宗室勋戚,他们是西周历史的亲历者,这里出土的青铜器很多铸有长篇铭文,是我们了解西周史的第一手资料。


1.在祀与戎:

《左转》云:“国之大事,在祀与戎。” 不错,对于一个国家来讲“祀与戎”至关重要,周王朝也不例外。祭祀,是对历史的尊重,是从历史的根源上来宣示和重申一个政权存在的正当性、合法性,是为国家的发展培基固本、凝心聚力;而战争则是对现实的保证,是支撑一个政权存在和延续的力量,那些有长篇铭文的青铜器正是对这种思想理念的最好诠释。


2.王土成空:

西周时期实行“井田制”,天子是土地的最高所有者。《礼记·王制》里说:“田里不鬻”,就是说天子把土地分封给各级贵族,他们只能享用土地,而不得买卖,这是西周经济制度中的一条基本原则。随着贵族们将大量开垦的荒地变为私田,并开始了土地的租赁、交换,“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已经成为过去式。


3.明德慎罚:

周人的治国方略可概括为:“以德配天,明德慎罚。”“明德”就是主张德治,提倡德教,用道德的力量去教育感化民众,使天下臣服;“慎罚”是说实施刑罚时应该谨慎、宽缓,而不是一味的严刑峻罚迫使民众屈服,中国古代“礼、刑”结合的法制特色由此肇始。


“以德配天、明德慎罚”的思想被后世历代统治阶层奉为政治、法律制度的理想原则和正统标本。西汉中期以后,发展成为“德主刑辅,礼刑并用”的法律思想和法制方针,成为我国古代最具影响力的法律观念。

  

第二单元  嘉肴既阜——食器

考古资料显示,西周时期人们的食物种类已经很丰富了,主食有黍、稷、稻、粱、等,动物中的牛、羊、鸡、鱼也是人们口中的美味佳肴。《诗经 豳风 七月》中是这样描述的:“六月食郁及薁,七月烹葵及菽。八月剥枣,十月获稻。为此春酒,以介眉寿”可见,人们吃的食物也因季节而异。当时的食物不仅仅是人们生存的必需品,更是他们感谢天地馈赠和祖先庇佑的祭品。你看那一件件制作精美的鼎、簋、盨、豆,里面盛满丰富的祭祀,井然有序的摆放在祭台之上,无不昭示着人们的虔诚……


1.饪食器:鼎

青铜饪食器是古代王公贵族在进行祭祀、丧葬、朝聘、征伐和宴享、婚冠时举行礼仪所使用的器物。作为礼仪重器,不同规格大小的青铜器皿盛煮食物可以代表相应的贵贱等级。饪食器主要包括鼎、鬲、甗三种:青铜鼎是烹煮和盛放肉食的器皿,是祭祀和宴飨等礼仪场合最主要的青铜礼器。


2.盛食器:簋、盨、簠、豆

古代盛食器种类很多,主要的有:簋,形似大碗,人们从甗中盛出食物放在簋中再食用。还有盨、簠,是一种长方形的盛装食物的器具,用途与簋相同,故有簠簋对举”的说法。豆,像高脚盘,本用来盛黍稷,供祭祀用,后渐渐用来盛肉酱与肉羹了。

 

第三单元 兕觥其觩(qiu——酒器

《诗经》305篇,“酒”字共出现了63次,说明当时酒与人们生活非常之密切,对酒也有更深层次的认识和理解。而那些精美的酒器中不仅有容酒器、饮酒器,还有调酒器、温酒器、挹酒器,还有摆放酒器的几案:禁等等。同时,周人赋予酒器更多的文化内涵,按照周礼的要求,不同的酒盛于不同的容器中,身份地位不同的人所使用的饮酒器也各不相同,那些琳琅满目的酒器正是当时生活的真实写照。而“不醉不归、觥筹交错、加官进爵”这些今天我们耳熟能详日常用语、成语也都源于三千年前……


1.容酒器

顾名思义就是盛酒的容器,主要有:尊、壶、卣、方彝、觥、罍、盉、瓿。当时的酒,依品质而分有清酒、醴、鬯酒等,青铜器的铭文中有秬鬯一卣、清酒一壶的记载,《周礼·春官·郁人》载“凡祭祀、宾客之祼事,和郁鬯,以实彝而陈之”,可见,秬鬯酒的容器是卣,壶里装的是清酒,而最好的郁鬯酒则是盛在最精美的酒器——方彝之中的。


2.饮酒器:

西周时期饮酒器的品类颇多,较为常见的有爵、角、觯、觚等。《礼记·礼器》中记载:“宗庙之祭,尊者举觯,卑者举角。”意思就是在宗庙祭祀时,地位高的人用觯,地位略低者用角。宴飨时饮酒器的使用也因人而异,周人森严的等级制度由此可见一斑。


3.另类酒器:盉、斝(jia)、枓(dǒu)、禁

西周的酒文化不仅体现在酒的制作和饮酒的过程中,更多的表现在那些器物的命名和器物功能上。王国维《说盉》中记有:“盉乃和水於酒之器,所以节酒之厚薄者也。”说明古人认为盉是调和酒水之物;而斝是用来温酒的,枓为舀酒的工具,而那些容酒器和饮酒器则要摆放在一种叫禁的几案之上。由此可以看出商周时期酒器分工的精细,不同的器皿在不同场合扮演着不同的角色。

 

第四单元  礼乐和鸣——乐器

周人从来不缺乏对乐的认识,《周礼·春官》中把乐器以主要制作材质或发声体的材质分为金、石、丝、竹、匏、土、革、木八类,称“八音”,是最早的乐器分类法之一;其中金:包括编钟、特钟、铙,编钟、磬,这类乐器音响清脆明亮,被称为“金石之声”,是当时官方认可的“最高雅的声音”。乐作为当时最重要的祭祀、礼仪工具,也同其他的青铜器一样被赋予“礼”的内涵,形成了一套颇为完善的礼乐制度,并推广为道德伦理上的礼乐教化,用以维护社会秩序上的人伦和谐。每当悠扬的乐声响起的时候,也正是天子、贵族们敬天祭祖时刻……

 

第五单元  戟光剑影——兵器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周王朝常和荆楚、鬼方、猃狁、东夷、淮夷等邻邦发生战争。西周的兵种与武器装备,主要沿袭自商朝。由于西周时代经济蓬勃发展,青铜金属铸造技术,较之商代有了明显的进步。近战兵器钺 、戈、 矛、 戟、 剑等实战性能得到进一步加强,远攻射杀的青铜箭镞大量铸造,兵士及战马的防护用具盾牌、马冠也开始出现。

 

第六单元  车马嘶鸣——车马器

西周时期的车辆和青铜礼器一样,是贵族权力和身份的重要标志,用于政治活动、征战、田猎、游仪、礼仪、运输等方面,当时的贵族十分重视车,它已成为等级身份的标志。马车除了贵族乘坐外,在战争中也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一个国家能动员的兵车数字,反映的不仅是兵力强弱,也是其综合国力的体现。西周马车,总体形制沿用商朝,为全木质结构,但已经开始大量使用青铜配件。

 

  

周原,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世袭奴隶制王朝的发祥地,在历史学和考古学的研究上,都具有着特殊的地位和意义。周文化在周原兴起之后,成为缔造一代礼乐制度的基础,对中华民族的影深远至今。自上世纪七十年代始,历经几代考古、文物工作者的共同努力,周原考古终于取得了重大进展,无论从遗址的发掘规模还是从出土的文物数量以极其重要的历史价值来看,周原不仅在西周考古中具有着不可替代的地位,在夏商周断代工程中也起了决定性作用。周原考古让人们更加清楚的了解了西周时期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法律以及礼乐等级制度。周原作为周人最早活动的地方,迄今还遗存有许多先周到西周晚期的文化堆积,随着更多精美文物的破土而出,周人的神秘面纱将会逐步被揭开,让我们期待周人带给我们更大的惊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