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在漫长的人类历史进程中,中国人勤劳与智慧交融,激情与灵感碰撞,幻化出神奇的东方瑰宝——瓷器。从商代原始瓷出现开始,釉色由单色釉的沉静素雅而及彩色釉的灿烂缤纷;装饰由印划堆贴到剔刻镂绘,三千余年,创新不断,精品迭出。伴随技术、工艺日渐成熟的足迹,散落瓷路的艺术珍品折射出不同历史时期或雍容浑厚或粗犷豪放,或简洁疏朗或纤丽清秀的审美情趣和民族崇尚。

大同是中国北方重要的瓷器产地,至迟在唐代已有瓷窑出现,辽金元是大同瓷器发展的鼎盛时期,著名的瓷窑有浑源窑、怀仁窑和青瓷窑等。浑源窑的镶嵌青瓷、黑釉剔花瓷和怀仁窑的油滴等在中国陶瓷史上占有一席之地。大同地区发掘出土的大量精美陶瓷制品,诠释着古老大同尘封已久的繁华,倾述着大同人远去的精致生活,也见证了一个又一个北方游牧民族在大同这块神奇的土地上,从张扬个性、兼收并蓄到最终融汇于华夏民族的历史足迹。

第一单元 北朝瓷器


汉代瓷器发明伊始,以烧制青瓷为主,窑址多在南方。中国北方的瓷器生产约始于北朝。大量考古资料表明大约在5世纪北方已生产青瓷,器型有四耳罐、长颈瓶、唾壶、盘、碟等,胎质坚硬,造型挺拔,装饰技法以刻划、堆贴为主,流行纹饰为莲花纹。北朝兼烧黑瓷,而白瓷的发明则是北朝制瓷工艺又一重要成就。大同作为北魏都城近百年,已发掘的北魏墓葬中不仅有瓷器出土,也有量大质精的釉陶器,其简约的造型,粗犷的风韵体现出北方工艺的非凡气魄。


第二单元 唐代瓷器


唐代青瓷烧造遍布南北,白瓷工艺日渐成熟。越窑青瓷似冰类玉,邢窑白瓷如银似雪,形成了南青北白的格局。大同浑源窑以烧制白瓷为主,兼烧青瓷。唐代陶瓷制品有茶具、餐具、酒具、文具、玩具、乐器、陈设器等,装饰手法多样,划纹、堆贴工艺流行。花瓷、青釉彩绘瓷、青花瓷的烧制,开启了彩瓷的先河,而唐三彩的烧造,成就突出,影响深远。



第三单元 辽代瓷器

10世纪中叶,辽代制瓷业悄然兴起,巴林左旗林东窑、赤峰缸瓦窑、辽阳冮官屯窑等多生产穿带壶、皮囊壶、海棠式长盘、长颈瓶等具有浓郁北方民族特色的器皿。西京大同浑源窑、青瓷窑则多烧造中原传统的杯、碗、盘、碟等,具有定窑、磁州窑风格,兼烧鸡腿瓶等契丹风格的器物。辽瓷釉色主要为白釉、黑釉、褐黑釉和茶叶末釉,装饰手法有刻花、划花、印花、剔花等。辽烧制三彩器,时代特征显著。

第四单元 金代瓷器

金代前期制瓷业继承辽瓷系统,窑址多在关外地区,釉色有黑釉、白釉、茶绿色釉等,器物多为碗、盘、碟类,造型古拙,缺少装饰。后期多承袭宋式,窑址遍布北方,工艺有所创新,尤以红绿彩最为突出,用彩泼辣,极富生活情趣。装饰技法则有刻、划、印、剔花、笔绘、塑贴、加彩、绞釉等多种。大同浑源窑、青瓷窑、怀仁窑烧制繁盛,墓葬出土了大量精美瓷器。


第五单元 元代瓷器

元代制瓷工艺在我国陶瓷史上地位举足轻重。瓷石加高岭土的二元配方法的使用表明制胎原料的进步,青花、釉里红的成功烧制结束了以前以单色釉为主的局面,中国瓷器从此走向绚丽多彩的时代。元代瓷器形大、胎厚、体重,主要造型有罐、瓶、执壶、盘、碗、匜和高足杯等。大同浑源窑主要烧造钧瓷,装饰技法有刻、划、印、贴、堆、镂、绘等多种。

第六单元 明代瓷器

明代制瓷业成就辉煌,单色釉、彩瓷均有突出发展。青花瓷成为瓷器生产的主流,永乐宣德青花更以造型多样、纹饰优美而负有盛名。彩绘成为瓷器的主要装饰手法,纹样有植物纹、动物纹、云纹、八宝、锦地、梵文等。保留元代器型的同时又有所创新,风格趋于轻巧。明代釉上彩瓷盛行,常见的颜色有红、黄、绿、蓝、黑、紫等数种,另外,不仅创造了釉下青花和釉上彩相结合的新工艺,还增加了新品种“素三彩”,白瓷工艺也有突出成就。


第七单元 清代瓷器

清代是我国传统制瓷工艺的成熟期,康熙、雍正、乾隆三代被誉为制瓷工艺的最高峰。清代瓷器应用范围渐广,创新品种不断。用途上饮食器、陈设品、文具、娱乐用品、仿古礼器、宗教法器等种类俱全;装饰上各种釉色地加彩绘的综合装饰,人物故事、花鸟、动物、吉祥纹样等彩绘图案装饰,单色釉装饰无所不有。釉上彩更加丰富,创新品种有粉彩、珐琅彩等。装饰技法的改进和提高成为清代制瓷业最主要的成就。


了解下一展览

专题陈列 > 三层 / 妙笔丹青